【友盟+】开发者社区

“所罗门矩阵”后续:塌缩中仍旧活跃,他们在把电影票当股票炒

发表于 2017-11-24 16:23:01 | |阅读模式

友萌君
友萌君 发表于 2017-11-24 16:23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文头图:所罗门矩阵创始人刘少丹

那个事儿过去五个月了。

五个月前,我发布了自己关于“所罗门矩阵”的独立调查,小刷了一下屏,也达成了我以这个身份写作以来的首篇十万加。而关于“所罗门矩阵”,我仍然关注着他们的动向。因那篇调查文章的缘故,“所罗门矩阵”的所有微信公众号在7月13日被封停,我也曾专门推文,向大家通报过这一消息。而目前来看,这也几乎是该调查所取得的唯一的胜利果实,在除了微信公众号之外的其他渠道,“所罗门矩阵”依然活跃着。


1

在11月12号,“所罗门矩阵”的联合创始人刘云凤,发表了一篇致全体创客的公开信。

公开信开头,嗯,仍然是熟悉的所罗门风格:


(刘云凤公开信)

剥离占据文章70%以上篇幅的自吹自擂与自我感动,刘云凤的公开信,提到了四个值得关注的信息点:


  • “1204”巨星演艺会,因“参与人数众多、付出程度不同、情况复杂等问题”,加上经验缺乏,造成了内部的不团结。“随后财务信息迟迟未能公布,原定奖励也没能及时兑现”,致使许多成员“相继带着遗憾愤然离去”;

  • 新超买平台上线之后,“技术、服务和管理没能及时跟上和完善”,影响了所罗门的发展;

  • 所罗门精心策划的SoLoMo手机,是“一部通往未来财富的通道”,“价值无法估量”,成员需要人人必备。本来,2018年春节,成员们就可以拿到手机,但因为相关手续未完善,项目现已延期;

  • 电影《坏爸爸》,“在超买平台购买程序不畅的情况下”,在“所罗门矩阵”内部预售了30万张电影票。


简单总结,“所罗门矩阵”从2015年初到现在,总共做了四件大事:做巨星演艺会,账目混乱,致使许多成员离开;做超买平台,各个环节均千疮百孔,历时一年,购买程序竟仍旧不畅;做SoLoMo手机,项目延期;唯一成功的,似乎就是卖掉了30万张电影票。

我们都已了解,所罗门在卖票这件事上是有天分的,以业余表演为主力的巨星演艺会,能以3999元十张的价格出售套票,并在最终取得超过2000万元的营收,充分证明了他们的销售能力。而我在此前的调查文章中也已揭示,这份销售能力,一是来自于他们向成员承诺的推广福利,二是来自于买票可以获得奖励的类传销机制。

所以,看完刘云凤的公开信,我分别产生一种感受和一种判断。

我的感受是,“所罗门矩阵”迄今为止做的四件大事,除了卖电影票,其余三件更为复杂的项目均虎头蛇尾,已经用事实证明了他们的执行能力远远落后于写作能力,所描绘的壮美蓝图皆为幻影。而即便如此,刘云凤竟然还能声称,“虽然今天奖励给您的只是数字,但我坚信未来数字一定会转化成资产,而且一定是巨额财富”,此等信口开河的勇气,怕是十个梁静茹也给不了。

而我的判断是,所罗门矩阵,业已开始塌缩。就在一年前,他们卖出了2192万元的巨星演艺会门票,而在电影《坏爸爸》的票房销售上,售价50元一张的电影票他们只卖出30万张,总额1500万元,销售能力已大不如前,难怪刘云凤要在公开信中热切呼唤离开的家人回归。而另一方面,作为“所罗门矩阵”的二号人物,刘云凤的这篇公开信竟然只有两万五千次点击,也从侧面证实了我的判断。

2

接下来,谈谈这部号称要超越《摔跤吧爸爸》的“孝道电影”:《坏爸爸》。

这是一部由深圳东方明星谷影视公司出品的电影,主演邵兵、孔琳、孙绍龙,主讲父子亲情。尽管在公开的媒体报道中,“所罗门矩阵”从未出现在与该电影有关的新闻中,但“所罗门矩阵”内部的说法是,这部电影,是由“所罗门矩阵”和东方明星谷联合出品的。


(所罗门内部宣传资料)

所罗门内部关于这部电影的销售奖励机制是这样的:电影票售价50元一张,购买者获得等量的数字资产,系统达成销售30万张的目标,所罗门成员会获得该电影总票房的10%,销售达到100万张,获得总票房的15%。所有收益,以流动数字资产的形式进入购票者的超买账户(关于流动数字资产的解释,可以查看此前的调查报告)。

用大白话来解读,其实就是谁手里持有的电影票数量多,谁的分红就越大,几乎是把电影票当成股票来炒。



(所罗门内部关于销售电影票的通知)

在激进的奖励政策面前,“所罗门矩阵”的许多成员,再次拿出了巨星演艺会时留下的传统,一口气买入200张、300张甚至400张电影票。仅四川一组,购买超过1000张电影票的成员就超过7人。

之所以疯狂买入,是因为他们普遍乐观地认为,该电影的票房可以突破20亿元。

20亿票房什么概念,开心麻花,《羞羞的铁拳》。



(“所罗门矩阵”在计算票房与收益)

“所罗门矩阵”出于非观影目的的疯狂购票,引出一个新的问题:这是否可以认定为是在为《坏爸爸》刷票房?

我咨询了“一起拍电影”的山甲老师,他们的团队是在大数据和专业团队基础上,提供电影相关产业分析的垂直自媒体平台,山甲老师的看法是,这应该算是一种刷票房的方式,而且在整个产业内,用传销的方式刷票房也并非没有先例。

此外,山甲老师也质疑了“所罗门矩阵”向成员们承诺的、高达票房毛利润10%的超高回报,因为通常情况下,片方都只能拿到票房收入的39%左右,如此轻易就将其中的10%拱手让人,非常可疑。而至于“所罗门矩阵”是否会向成员落实承诺的回报,以及具体执行过程中又是否会像过去一样出现新的状况,就不是我们此刻能够阐明的了。

3

《坏爸爸》这部电影,除了牵扯到“所罗门矩阵”之外,其电影的出品方东方明星谷,也很有意思。

2012年,深圳东方明星谷影视文化公司成立,法人朱村子,注册资本500万人民币,朱村子出资400万。而朱村子是1993年出生,公司成立时,朱村子还不满20岁。2016年,这家公司挂牌前海新四板。

同样是在2016年,北京东方明星谷影业传媒有限公司成立,法人朱容赐,注册资本1000万,朱容赐出资900万,朱村子作为股东出资100万。

请记住这两个名字,我们稍后还会提到。

2016年9月,电影《坏爸爸》在华南区海选演员,当时的宣传资料中,宣称总编剧是钟情,总导演是杨世光。杨世光是最早发掘赵薇和金巧巧的导演,1996年就带赵薇拍过《雨天有故事》和《大魔方》两部电视剧。可是,从海选过后,杨世光的名字再没有出现在《坏爸爸》的宣传中,导演换成了青年导演兰城序。


(《坏爸爸》演员海选)

《坏爸爸》这部电影的第一版剧本,是由钟情所写。钟情是谁呢,是东方明星谷的董事长,本名朱音,现名朱容赐,钟情是他的笔名。据说,钟情是著名学者,出版传媒作家,其个人的博客介绍自己是一位“极具禀赋、才华卓绝的复合型专家”,有兴趣的朋友,可以搜索一下他的信息。


(钟情)

一篇介绍钟情创作该电影剧本的文章写道,在创作过程中,钟情为剧本“洒下斑斑热泪”,情节高潮动情处,他还嚎啕大哭,“剧组其他同仁,凡接触过剧本、对剧情有所了解的,无不被剧中情节感染而泪流满面”。

在钟情的基础上,朱村子又对电影剧本做了一次调整,她的身份不仅仅是东方明星谷影业总裁,同时也是《坏爸爸》的制片人。1993年出生的朱村子年仅24岁,在国内就读于江汉大学文理学院,后毕业于新加坡萨尔艺术学院。如推测无误,朱村子应该是钟情,也就是朱容赐的女儿。


【朱村子(左二)在《坏爸爸》开机仪式上】

在两位“高人”之后,《坏爸爸》剧本迎来第三任主刀大夫:电影《路边野餐》的文学策划陈骥。陈骥2011年从南京艺术学院毕业,毕业作品《不羁夜》,豆瓣评分7.2。自从陈骥接手之后,《坏爸爸》的编剧就只保留了陈骥一人的名字。

原计划中,《坏爸爸》定档重阳节,所以在8月份,“所罗门矩阵”的销售任务就已经完成,而之后排片改期,目前暂定2018年1月。根据刘云凤公开信透露的信息,就在这个十一月,关于《坏爸爸》的第二轮投资就要开始了,显然,这一次他们瞄准的目标,是再卖70万张电影票。

关于这部没有IP,没有流量明星的电影《坏爸爸》究竟能产生多大的票房,我心中有答案,也相信所有人心中都有答案。但此刻,请我们保持沉默,因为只要“所罗门矩阵”的销售任务完成,其票房结果就已经不再重要,想割的韭菜割到了,之后的事儿,顺其自然就好。

这里,我还是要沿用此前调查报告的结尾:

等待这些虔诚创客的,恐怕会是一个格外伤感的结局。



文/默尔索 独立批评人 微信公众号“默尔索”,作者在参加2017虎嗅年度作者评选,如果你喜欢本文,欢迎投一票~
  
  
来源:虎嗅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发表主题

精彩推荐

北京冬奥会场馆“冰坛”明年完工
  北京冬奥会场馆“冰坛”明年完工 将成中国首座标准冰壶场馆   北京市重大项目建设指挥部办公室17日发
冬奥会“冰坛”地上施工 将成中国首块标准冰壶冰场
  冬奥会“冰坛”开始地上施工   建成后将成为我国第一块标准冰壶冰场 可对外开放服务于市民冰上运动
U-App即将升级,一站式运营你的“超级用户”
底部大福利,可优先体验内测账号哦~ 超级用户火了,因为互联网公司都感受到存量竞争的压力,App的运营核心

关注我们

新浪微博
微信

欢迎关注友盟官方微博微信!

返回列表